给您最好的
猫粮!

从虎爸到猫爸的蜕变|全职爸爸第十四周工作报告

(摄影by陶立夏)

小猫是上周一接回家的。

一只一个月大的黑白花色小奶猫,本来还想缓缓过两周彻底断奶再接,有天晚上看到小陈又把小孩骂哭,深感一分钟都等不了了。

需要一只小猫来缓解一下家里紧张的教育气氛。

小猫主人桃子对我们一家明显感到不放心,儿子在她家呆了一小时,把她这些年收集的贝壳通通翻了一遍,小陈在她家就跟乡下人去城里走亲戚一样,不停地问:这个是什么?这个是什么?

桃子一阵忐忑,然而命运的齿轮就是这样无情,小猫终究还是跟着我们回家了。

儿子坐在车上,拿着装猫的纸箱,像魔鬼封印一般大笑:我把它按在里面了。

随后迎来我个人家庭地位的急剧下滑,小猫来的第一天,儿子在车上说,妈妈你把音乐关了,会吓到小猫。你开慢点行不行,太抖了小猫会害怕。

小猫来的第二天,跟小陈一起蹲着观赏它,不自觉吸了下鼻涕,小猫抖了一下,小陈说:看到没有,你吓到它了。

小猫来的第三天,我琢磨是不是该给小猫吃点软呼呼的东西,我妈一阵大笑:傻瓜,猫就爱吃干的。

说实话我对猫这种生物提不上什么感情,因为鼻子不太好,有过敏性鼻炎,凑太近会乱打喷嚏,我对猫总是保持着一米的距离。要说为什么养小猫,反正小孩都养了,再养只小猫也不赖吧,增加一下家庭成员的多样性。小陈不一样,据他说,他从小就搂着小猫睡觉,有丰富的饲养经验。

每天晚上10点,从全职爸爸的职位下班后,小陈又全情投入了第二职业,养猫。

看得出来,他非常喜欢猫,经常半夜1点坐在沙发上,拿着逗猫棒兴致勃勃玩上一小时,喜欢跟小猫玩游戏,反复朝小猫扔球,有一天我还看到仅穿着内裤的小陈,坐在书房沙发靠背上,像驯兽师一样,拿着一个长条宣传单晃来晃去,试图诱惑小猫跳上来。

家里客厅在儿子五岁生日前,换掉了所有婴幼儿软垫,玩具也全部收拾干净,小孩宣布自己长大了。没想到才一周时间,客厅已经是猫咪乐园。

猫窝,猫抓板,猫爬架,猫砂盆,猫玩具,小猫被儿子命名为贝壳,贝壳对所有玩具不屑一顾,每天最喜欢玩的是抓窗帘。小陈的判断是,我一定能买到适合它的玩具。

那能先把它不喜欢的退了吗?

他又改口了,慢慢的它就喜欢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耐心?

小陈对小猫的教育理念,和对小孩几乎一模一样,他喜欢拎着贝壳,让它吃猫粮,喜欢按着贝壳,让它多喝点水,吃好猫粮怎么能不喝水?还喜欢抓着贝壳,把它按到新玩具上,轻柔地诱导:快点玩呀,这是你的玩具。

完完全全,就是他按着小孩念书的样子。

不同的是,儿子已经差不多被驯服了,小猫对此感到愤怒,放着两个猫窝不用,成天缩在沙发最里侧,只有我下来的时候,贝壳从缝隙中现身,朝我走过来,伸出爪子想跟我玩一会。

听说猫就喜欢粘着不喜欢猫的人呢。

其实小孩也是,传统家庭里,小孩对整天陪着的亲妈没多大感觉,爸爸下班回来高兴得情难自禁。难得出现的人物反而更有魅力,我不禁苦口婆心劝劝小陈:朋友说小猫的生存能力很强,不用按着它吃饭喝水,饿了自然会去吃,它用猫砂不也没人教吗?

他不同意,这么小的猫,当然要好好教育才行。

贝壳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已经到了一见小陈慌不择路逃到沙发底下的地步,小陈思考了一下,好吧,我也不强迫它了,我就让它爱干嘛干嘛。

他把逗猫说成:修复我和小猫之间的感情。

但时不时会跟我说一句:小猫什么也没吃,你看它瘦不瘦?今天只喝了一点水,我跟你讲,小猫什么都不懂,你要推到它前面,它才会知道,哦,原来这里有吃的。一只小猫一天要吃37克猫粮,你看它什么时候吃完过?

这番话反复在我耳边翻来覆去,搞得我也忐忑起来:要不你再喂喂它?

小陈断然拒绝,摆出一副是你说的要快乐育猫,我可不想做恶人,这种姿态。

也罢,信猫一回。

养小孩和养猫到底不一样,小孩身上,总是忍不住寄托点什么,比如希望他好好做人,勤奋努力,最好还能展露一点天赋,养猫就纯粹很多,每天只需要闲庭信步,无聊的时候玩玩猫即可。

小孩快乐地当起了铲屎官,不得不说,给猫铲屎,还挺方便的,有专门的猫砂猫铲子,扔到马桶里一冲即走。小孩有一天在我给他大便擦屁股的时候说:妈妈你不要再生小孩了好不好?

那样我不是也要给他擦屁股吗?

也对,铲猫屎和给人类擦屁股,这两个难易程度区别甚大。

把小猫当成二胎的话,主人的负担就像它的份量一样轻,680g。

除了它哥实在爱得太厚重,每天放学回来第一件事,趴在沙发墙角,使劲把小猫提上来,然后把他认为贝壳喜欢的东西,通通放在猫面前,强制它欣赏,玩耍。

男人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爱上就这么狂热?

作为这个家十分云淡风轻的一份子,我依然没怎么摸过猫,仅限于有人来的时候,使劲炫耀一下:你看我们家的猫,可爱吗?

其实私底下很担心,对原主人桃子相当过意不去,小孩不懂得控制自己的爱,有时候家里会来三个邻居小孩,对小猫一通围追堵截。

直到周末早上,贝壳把儿子挠了两道,一道深一道浅,小孩听闻要去打针,哭得死去活来。一边洗伤口一边嚎叫:呜呜呜,我不要去打针,呜呜呜,不要去打针好不好?

我觉得打针这主意不错,一方面安心不少,一方面完全震慑住了小孩。

打针回来后,我问他:以后还敢捉小猫吗?

儿子认认真真说:不敢了,要打狂犬病疫苗。

唯独小陈,依然会把猫轻轻捉在怀里,温柔地玩一会,我看着他的身影,心想他真是个好爸爸,喜欢小孩小动物。

五秒钟后,小陈又把猫头按到了猫碗里。

喂,不是说好不强迫小猫吗?

贝壳抓了个空档,再次飞速跑回墙角,小陈叉着腰说:我不能强迫我儿子吃饭,还不能强迫小猫吃饭吗?

一旁小孩的一碗饭,已经从7点吃到8点。

老父亲走上前,顿时龙颜大怒:xxx我告诉你,你今天吃饭这么不认真,你˙只有两个选择。

一,认真点。

二,重新回去读中班。

小孩已经习惯了,无精打采说了句:要认真。

半小时后他有一节英语课,他还要拍五百下皮球,睡觉前需要认五个字……如果贝壳知道人类的小孩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一定很庆幸自己的猫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