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寂寞的女人和她的猫彼此慰藉

愿你在天堂 比在我怀里快乐

2018年3月9日,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在17楼的窗台漫步,五分钟以后,一阵晾衣杆撞击的声音传来,我的余光间恍惚有一团橘黄色消失在落日里。

花花走了,到今天我才有勇气写出来。

顽劣,任性,贪吃,有攻击性,它在世的时候,缺点悉数不尽。

可它不在的时候,我又想起往日。

想起我流着眼泪紧紧缩成一团它怯生生挤在我怀里的样子,想起我在打游戏在直播在做正经事匍匐案前它总要来骚扰我的样子,想起寒夜被窝里已经温度不够它还是会偷偷从床尾被角的缝隙里钻进来的样子,想起不管我再怎么凶它打它还是摇摇猫粮就哼唧着从远处跑来的样子。

当我回到家打开门,不再有一个肥腻的身影等在门后眼巴巴的看着我。

当我拉开柜子拿起猫粮摇晃,从客厅飞奔过来蹭腿的柔软也消失。

当我认真忙碌,没有突如其来的尖牙在皮肤上制造的疼痛。

当我闲时煲电话粥,沉沉在我臂弯睡去的只是枕头。

我仿佛丢失了一段灵魂,在过往的时间缝隙里,我死守在那个温馨又恼怒的记忆里,不愿掺有现实的一丝一毫。

后来我不再想你了,我知道你一定转世去做别人家的小调皮啦,大家都这么爱猫,你会过得很好的。还有,希望你别再攻击你的主人了,这样真的很不好,她会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