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姚育明专栏 | 托付没商量(上)

浮生若梦,自在如猫

姚育明,原《上海文学》编辑,出版作品《另一种睡》、《手托一只空碗》、《心门》、《姚育明作品专辑》、《猫眼》等等。资深爱猫者,大学期间开始接触流浪猫,遇到流浪猫尖头小黑,人生开始改变-----

连着几天不见尖头小黑,我开始担心,四周找了找,终于听到了它的回应,是从我家方向传过来的,奇怪的是并不见它的身影。我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一周后,院门口出现了一只比尖头小黑小一号的黑猫,肚子松垮的垂着,叫声微弱嘶哑,一副畏首畏尾的样子。我有些疑惑,它是谁?怎么这样面熟陌生?难道是尖头小黑?如果是,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豪情万丈地冲过来和我亲热?

我开始往几只空碗里倒猫粮,它犹疑着走近第一只碗,突然魂魄归位,一头扎了进去,像饿死鬼投胎。这不是尖头小黑是谁?只有它才有这样的吃相。几只赶来的流浪猫识相地等在一边,这更证明是尖头小黑回来了。

尖头小黑吃好匆匆走了,没有像以前那样与我亲热。我想,它一定急着去喂小猫了。

奇怪的是,第二天它又不来了。几天后出现了,可是次日、再次日、再再次日,又不来吃了。总之,它行踪不定,来去极没规律,身体也越发的消瘦了。

有一天,我弟弟说了:阿姐,你们家车库有老鼠,我听到过悉悉索索的声音。我有些奇怪,车库里铺着地砖,又没吃的,老鼠如何生存?巡视了一遍,不见异常,就没放在心上。

我家的车库和客厅是通着的,那时还没买车,车库堆了些暂时用不着的杂物。平时我们进出走正规家门,从外面搬大东西进屋才开一下车库门,有时雨天也会开车库门,为的是不让雨伞弄湿家里,当然,偶尔兴起也会随意的进出一下车门。总之,大多数时间,车库门是关闭的。没想到这种情况造成了我日后的内疚。

终于听见了当家的怒吼:你为什么在车库里偷养野猫?!

我发着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小牢骚直奔车库。当我向一只大纸箱俯下身时,不由叫了一声,只见四只乌赤墨黑的猫婴儿抬头朝我看着,它们太小了,也太丑了,完全是老鼠变身!我的叫声对它们来说,无疑是一声惊雷,只见它们紧张地往角落里爬,无处可逃时,便叠罗汉一样堆在了一起。

我恍然大悟,除了尖头小黑,谁会生出这样瘦小丑陋的后代?也只有它才这么聪明,知道寻找如此安全的产房。

当家的认为,如果我不喂尖头小黑,它就不会认这里为家,这窝小猫就是我召来的。我有些惭愧,如果是圆滚滚毛茸茸的可爱小猫,我还脸上有光,可现在,它们直接给我抹黑呀。

我为尖头小黑辩解:按科学的喂养,母猫一天最少吃三顿,量也要比以前大,尖头小黑呢?三天也吃不到一顿,想想也可怜,它在外面的时候,任小猫饿着也进不去,关在里面的时候,任我在外面喂食也没法吃到,每次溜进溜出都要等待时机……

歹!他瞪着我迸出一声念白,那是京剧里常有的单声台词,意思是打住。我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反正就是发这个音,当家的特别喜欢用它,他热爱京戏,这声从丹田窜上来的断喝对得起粉丝的身份,歹!如此刚强,如此饱满,如此令人不容置疑。

我不甘心,管你歹毒歹徒的,我总要挣扎一下,嘿嘿,我真粗心,还是我们兰细心,发现得早……

他不歹了,直奔主题:不要花言巧语,我家车库不养野猫!

我发愁地看着它们,一只小猫就是一小团阴影,四只小猫就如四块小乌云,笼罩在我的心头。还有一团大乌云在外面风卷残云地逼将过来——尖头小黑正在门外狂暴的“喂喂”着,显然,它发现事败了。

叹口气,拿记号笔在纸箱上写道:“流浪猫小屋,好心人请勿取走。”捧着纸箱安置到对面人家的门檐底下。那家人平时很少来,墙上贴着出售房产的联系电话。

我在纸箱旁另放了猫碗和水碗,以减轻尖头小黑和群猫共食时产生的压力。尖头小黑吃食时心无旁骛,吃完就跳进纸箱,也不理会我在一边曲膝请安。

有一天我好奇心上来,悄悄掀开纸箱,尖头小黑正在喂奶,看到我猛烈的“哈”了一声,好像要攻击我,然后突的窜出来,我吓了一跳,本能地逃了几步,你怎么翻脸不认人哪?!

片刻之后,我从窗口发现尖头小黑叼着一只小猫的后颈跳出了纸箱,眼看着它把小猫一只只叼走,我后悔都来不及。下楼去察看,不知它转移到哪里去了,却发现箱里莫名其妙的留下了一只,任凭这只小猫在纸箱里不安地爬来爬去。我知道猫的嗅觉超过了视觉,一旦人类的气味留在小猫身上,母猫就会坚决放弃。难道刚才有人动过这只小猫?

当我再次拿着牛奶回到纸箱前,发现纸箱空了,问不远处的装修工,回说没人拿过小猫。直到现在,我不知道那只小猫去到了哪里,也许那一次就是它们母子的生离死别。

尖头小黑越发难看了,松弛的腹部吊着增大的奶头,一副未老先衰的疲态。不久,三只小猫跟在它身后怯怯的登场了,它们一个比一个瘦小,我又一次感到了羞耻,国画中那些圆滚滚的白雪样的可爱小猫哪里去了?

唉,也难怪,做母亲的吃了上顿没下顿,奶水不够,小猫先天不足。才几个星期大的小猫啊,就已经像成年猫那样歪着脑袋使劲嚼猫粮了。书上说,小猫要两个月才能断奶呢。

我开始用水泡软猫粮喂食小猫,却不知道猫粮的质量极其重要,为了省钱,听取了旁人的介绍,从花鸟市场购五元多一斤的猫粮,我不知道这些属于低端食品,更想不到猫粮还有国产进口之分,却自鸣得意,这可比店家动辄十几元、几十元一斤的猫粮便宜多了。猫们并不计较,尤其是尖头小黑,依然视劣质猫粮为美味佳肴。它继续护崽,只是将蛮力改为蹲守的姿式,只有等小猫吃得差不多了它才开吃。它的沉默有相当的威力。

(未完待续)

(文章节选自《猫眼》,版权归作者所有,转发需经授权。喜欢这本书的,可移步当当网购买。)

浮生若梦,自在如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