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猫与猫粮

最近在某机关当警卫。国庆,机关放假七天,全机关就剩下我们警卫和一些必须值班的职工。

放假的那个下午,一个短发女职工提着一袋猫粮,找到我们哨所,说怕机关内的流浪猫饿死,放袋猫粮在这里,希望我们没事喂喂猫。

我这才想起,她是那个天天一到下班时间,便在机关喂猫的女职工,她刚剪了短发,所以我没认出,短发倒是显得年轻了一些。

我答应她,把猫粮留在了哨所。

警卫的上班,总是比较无聊,每天只站岗,巡逻和训练,外出要打报告,日子略微无聊。所以我便打起了撸猫的主意。但是流浪猫的警惕性很强,也很怕人,每次我倒下猫粮在地上,它们总要我走远了才会过来吃。

这样,我撸猫的日子遥遥无期,难以在这袋猫粮用完之前,撸到猫。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来了一只不怕人的白猫。它全身白,头上却有一戳灰毛,像是带了一顶灰毛帽,第一次喂它,便可以稍微碰碰它,第二次,第三次之后,我就可以随意挑逗它了。

这只白猫,只会在晚上出现,寻常白天看不到它的身影,又不怕人,我觉得它应该是附近居民区某户人家的猫吧,白天上班,就把它关在房里,晚上人在,它就趁机跑出来鬼混。

我跟兄弟讲了我的猜测,他说这只猫每晚陪你这么久,白天不用睡觉啊,你白天也不用睡觉啊。

想想也是,自从在哨所喂过这只猫,它就常蹲立在哨所门前,用一双激光眼扫视着外面的动静。

我站在里面看它,发现它的三角耳朵,还会一拉一缩,仿佛在警惕着周围的动静。真是一个尽责又高效的警卫。相比之下,我除了会讲人话,仿佛就没有什么优点了。

对于这样的一只猫咪,给它一张椅子不过分吧。我多疼疼它,不过分吧。

有些日子我不值夜班,它便会跑到我宿舍找我,躺到地上打滚。听说动物只有在信任的人面前,才会露出自己的肚皮。我很高兴,能得到这只猫咪的信任。

我妈不喜欢猫狗,所以,自小,我家只养过一只猫。那只小猫是我先斩后奏抱回家的,我好像因此挨了一顿打,但是那只猫也就在我家落了户,这顿打挨得值。

我跟我弟很喜欢那只小猫,天天逗它玩,它也一直睡在我们的床脚,我还记得,有一次,一整天没有见到它,心里着急,便到处喊它,在二楼喊得很急,就听到一阵急匆匆的爬楼梯声,一只橘黄色小猫冲了上来。对我喊了一声miao,四声,它的眼神里满是紧张。似乎是担心我喊这么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那一刻觉得很暖。

可惜后来这只猫因为生虱子和掉毛,被家里人强行抓到我奶奶家的笼子里养了。想起来就心疼。

可能就是因为心有亏欠,所以我一直对于猫咪的容忍度很高,这只白猫很馋,每晚要吃很多猫粮,吃不饱就蹭着我的脚,然后喊出让人心软的声音,不得已,我只好一次次喂它,终于,在假期结束前两天,它吃光了整袋猫粮。整个机关的流浪猫宣告断粮,只能自力更生。

第一天没有猫粮,它在我宿舍前门叫得很可怜,不断舔我的手又蹭着我的脚,我看着它亮汪汪的眼神,终于忍不住,跑到我们内部厨房里翻箱倒柜给它找吃,可惜我们这群饿汉,一直不会留下东西,终于,我想起冰箱的急冻柜里,还有一包秋刀鱼。

不过,在我下手的时候,被我班长看到了。大队内部对于流浪猫,一直是自生自灭的态度,但绝对不能让流浪猫处于一个增长的趋势。所以,拿秋刀鱼这件事,我挨了叼,不过班长走后,我还是拿了一条鱼出来,我怎么可能挨了叼又没有收获呢?秋刀鱼放微波炉丁热,白猫吃得很爽。真是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

只可是,大餐之后,就没有了粮食。这只白猫跟着我在哨所饿了两晚肚子,终于,在一次巡逻后,它独自出去觅食了。我挺久没有一个人独自在哨所值夜班,显得十分无聊,我数了减速带有多少格,数了警戒栏有多少条竖杆,甚至数了哨所里有多少块瓷砖,但数完抬头一看时钟,只过了五分钟。一瞬间,夜很冷,哨所的灯暗了下来,走进了一群黑乎乎的无脸魔鬼,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寂寞。

我想猫了。

所以之后我一直留意着食堂的菜单,一旦鱼一类的东西,我都会打上,留着等猫。但是这白猫,可能是习惯了猫粮,对着这一类东西,都只吃几口,然后便抬头向我撒娇,仿佛在说:爸爸,白白今天不想吃青菜,想吃肉肉,想吃肉肉。又好像家里的小老婆:老公,你今天煮的什么菜呀,我要吃肉,你不给我吃肉,我今晚就出去玩了,不陪你睡哼哼。

我觉得小老婆这个假设比较真实。猫猫当时的表情,的确便是这样。

而它也的确这么做,开始夜不归哨所,留下我一个人,独自面对一群无脸的魔鬼。曾经拍拍手,便会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向我扑过来。而如今,拍红了手,就只能听到厕所里的同事吼:谁他妈这么晚拍手,老子都他妈让你拍到便秘了,叼你个傻嗨!我只好缩头走回哨所,继续面对魔鬼。

一次,我给我们宿舍打饭,看到有虾,我为了哄猫,便给所有人点了虾,吃完后,我留下虾头给白猫吃,但听同事讲,猫不吃虾壳,我又用筷子,把一个个虾头上的壳剔了出来,用盒子装着,等猫。可这只白猫,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出现,后来的那些晚上,也都没有出现。

我心碎,真就像婚姻关系中,男人费尽心思准备了一桌饭菜,女人却因为男人没钱不能上五星级酒店吃饭而抛弃了男人一样。

前晚去巡逻,巡到破旧的厂瓦房宿舍,发现那个木门前,正躺着一只白猫,被几个职工们撸着。是,是那只陪我值夜班的白猫,它看向我的眼神,是那么陌生。

原来,你我只是喂养关系。

心很冷。

那个短发女职工,在假期过完后的第四天,才回来上班,她的嘴唇很白,似乎是病了一场。下午五点下班时,下起了小雨,而她还是准时出现,她撑着把橙色小伞,缓缓走向草丛,把猫粮倒在雨淋不到的草丛下,等到猫咪走向她,她便离开,到下一个草丛,喂下一只流浪猫,她不撸猫,也不求猫咪回报她什么,我看着她,看着她日复一日的喂猫,看着猫咪们,日复一日,立足眺望她远去的背影,我突然好像想通了些什么。

她才是真正地爱猫吧,从来不求有什么回报,只要猫咪们能活得下去,吃得开心,她就开心。而我,却只是为了撸猫,为了无聊地时候有猫陪,才去喂猫。这顶多算是一种自私的爱吧,说不好听一点,叫各取所需。这样的关系,始终是不长久的。

注1:我不能买猫粮喂猫,因为警卫大队不允许。

注2:机关职工不关我们警卫大队管,短发女职工所喂的猫粮量,也只是确保猫咪饿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