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猫粮!

失恋少女多情猫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莉齐

禁止转载

从合租房到地铁站,走得快一些,也需要15分钟。

最早搬来时,夏小青对这段路充满期待。小区出门左拐不到100米,就有一家早餐铺,现磨豆浆还有正宗的灌汤包;往前不远,有个24小时营业的书店,满足偶尔文艺的需求,再拐弯,路过小公园,就是另一个小区。

在那里,有阿智的家。

夏小青上班的时候,总是脚步轻快,有时恨不得哼着小曲前进。

终于,她来到阿智的城市,交往不到半年,她已经认定他就是那个人。

她路过小区门口的时候,总是朝里面张望,不知道他的家在哪一栋。阿智还没有回到这座城市,她先来找工作,也给自己租了房子。

顶着盛夏40摄氏度的高温,夏小青一个人跑面试,找工作,租房子搬家。

她想在阿智回来前,把自己安顿好。她期待着,阿智带她见家长,两人订婚。

所以,房租只交了半年,她也只交得起半年。大城市里的房价真贵啊。

夏小青找到与之前相同的工作,工资倒是翻了不少,可是除去房租,交通通勤,日常开销,似乎依旧所剩无几。

没关系,反正年轻,总要折腾一番,况且还有阿智呢。

只可惜,她没有等来阿智的求婚,只有分手。

如今,一年过去了。

她依旧没有搬走。阿智的家依旧在合租屋通往地铁站的必经之路上。

夏小青尝试过不少的方法,想要绕开这条路,从小区的背面绕远路,骑小黄车加快行程,或者直接打车去单位。哪一样都不是长久之计。

尽管她害怕突然看见阿智的出现,但更怕的是,与他擦肩而过,他对自己的视而不见。

一次,她深夜下班,路过书店想要挑一本书在周末阅读,阿智也在买杂志。他一定看见自己了,但他拿了书,径直从小青的身边走过,到收银台付钱走人。

阿智甚至面带微笑地对着营业员说,谢谢。

可他没有看夏小青一眼。

夏小青之所以没有搬走,是因为后来她养了一只英短蓝猫。

失恋后差不多半年的时间里,一旦下班以后,她就不说话。

沉默不语地回家,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刷剧,看见男女主角相亲相爱就快进,看见女主被抛弃,就抱着抱枕一起哭,哭到累了,倒头再睡。

决定买猫的前一晚,她照例看着电视抱着枕头哭。

咚咚咚,一个男人拼命地敲她的门。

“哭什么哭!别人不要睡觉啦!”

夏小青吸着鼻子,打开门,向他道歉:“对不起,吵到你了。”

可她却没看见抱怨的男人,反倒是有个女人插着腰指手画脚:“你赶紧滚,人家女孩子哭关你什么事?没用的男人,有本事,你走了别哭啊!”

“老婆,我错了,没有下次了!”男人转头差点声泪俱下。

女人把行李扔到他的怀里,骂道:“滚!”

夏小青看着男人被女人赶出了家门,被震惊地都忘记了抹掉脸上的眼泪。

她租的合租屋有6户人家,房间不大,都有独立卫生间,只有客厅的大冰箱和厨房是公用的。只是很少有人去用,大家都喜欢待在自己的空间里。

“对不起,吵到你们了。”夏小青道歉。

“别管他,没用的男人。”女人霸气地回应,“失恋了?”

夏小青点点头。

“挺长时间了啊。”女人叹了一口气。

“真是不好意思。”夏小青反应过来,自己的哭声已经吵了她们那么长时间了。

女人的房门没有关好,一只橘黄色的波斯猫从门缝里探出头,冲着她喵了一声。

女人赶紧抱起它,顺着猫的脖颈抚摸,然后看着夏小青:“失恋有啥好哭的,去养只猫,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夏小青看了看她手里的波斯猫,双颊饱满,头又圆又大,确实很可爱,那只猫对着她眯了一下眼睛,皱了皱鼻子,全身的蓬松的毛抖动了一下,舒服地缩在女人的怀里。

“嗯,谢谢姐姐。”夏小青客气地回应。

“你看他,觉得自己比不上猫,这种男人留着有什么用?”女人指了指门,暗示刚刚被扫地出门的男人。

夏小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女人递给她一张名片,说是认识的人开的宠物医院,偶尔也有小奶猫出售。

夏小青没有想去买猫,只是礼貌性地收下名片。

第二天一大早,单位领导打来电话,说是市政临时检修,办公室停电,休息一天。

猝不及防的休息日,夏小青不知道如何打发,出了小区漫无目的地闲逛。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又走到了阿智的小区。

她吓得掉头就跑,七拐八拐绕了好几个弄堂,才停下来。

抬头一看,正好是家宠物医院。她伸手进衣兜口袋,那张名片还在,正好是这家店。

难道是冥冥中注定吗?

她轻笑一声,推门而入。

一个短发的女孩从柜台后面招呼她:“您好,有什么需要?宝贝看病?”

“我先看看。”夏小青有些尴尬,“不太懂,朋友推荐过来的。”

女孩好脾气地领她到隔壁的房间:“是想买猫?那你先看看,都在这里了。”

虽说是宠物医院,但这家店貌似只卖猫,大大小小的笼子里,都是各式各样的猫。

女孩留下夏小青一个人在宠物室里,就忙着招呼其他客人。

夏小青感觉自己成了焦点,所有的猫都看向自己,上层的猫从笼子里,眯着眼睥睨她,下层的猫扬起头看她。她心里一阵发虚,心想,它们都在等着主人吗?

刚想,这些猫真可怜,待在笼子里,没有人疼。

她就发现,那些猫只是对她产生了好奇,瞧了她一眼,就转头不再理会她。似乎,她没有魅力继续吸引它们的目光。

夏小青心里有点恼,连猫都不待见她。

她随意走到了一个笼子前,盯着里面看,窝在里面的挪威森林猫眼睛眯成一条缝,看向别处。

她看了一会,那只猫甩甩头猛地盯住她,猫的头部是黑灰色的毛发,而鼻子和两颊是雪白的毛发,粉色舌头伸出来,舔了一下鼻头,慵懒地看着夏小青。

它对我不感兴趣,夏小青心想,而且它的眼睛真吓人,细细长长,仿佛看穿我一个人很孤单。

夏小青觉得进店是个错误,她从来不喜欢猫猫狗狗,更别说想要养一只猫了。

她想要出门,一个男人站在门口问她:“有喜欢的吗?”

他和女孩长得有些相似,脸上都有酒窝,说起话来,若隐若现的酒窝很好看。

他的手里也抱着一只猫,似乎是刚来的小奶猫,眼睛圆溜溜,机灵地看着她。

“这只是什么品种?”她指着男人手里的猫,问道。

“英短蓝猫。”男人把它放在靠近门口的笼子里。

蓝猫?夏小青对于猫没有研究,走进来也是一时兴起。说起蓝猫,她本能地想到小时候的动画片《蓝猫淘气三千问》,有些想笑。

但她偏偏被这只猫吸引住了,她走上前,看着小家伙全身蓝灰色的短毛,身材圆鼓鼓,铜色眼睛溜圆,脸颊也是圆乎乎。

哪里是不喜欢猫,只是没有遇到令她心动的那一只。

她环顾四周,更加觉得,她喜欢它。而且,它并没有向其他猫一样地转头离开,而是也直直地看着自己,似乎有所期待。

“多少钱?”夏小青心里没有底。

“3500。”男人回答。

什么?!一只猫要3500?她一个月也存不下3500!

“那我过几天再来,今天正好路过。”夏小青打了退堂鼓,她着实没有钱了。

男人递给他一张名片,说:“有需要,可以找我。”

夏小青接过名片,和他道别。

出了门,她才注意到名片上有他的名字:孙宇。

离开猫店以后,夏小青散步走了一天,心情沮丧,感觉每一个路口转角都能遇到阿智。

她做不到不想他。

和阿智相遇时,两人都在另一座城市做工程,她是开发商的文员,他是监理方。

两人都是外地人,趁着年轻,在外面闯一闯。整个工地,就他们两个人年纪最为相仿,平日时总能凑在一起吃饭,后期赶工程进度,披星戴月,早出晚归,两人相互协作,有了默契。

工程的尾声,大量工人进场通宵达旦,久未出工地的男人们,看见蓬头垢面来收垃圾的老太太,都能吹起口哨来。

阿智早晚接送小青,在工地上,恨不得化作贴身保镖24小时跟着。

两人的感情萌发升华,小青眼里的阿智成熟稳重,阿智眼里的小青温柔大方,独立自主。

工程结束后,阿智就要回家,他问小青:“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回去?”

小青二话不说,辞去工作,打算跟他走。

阿智感动万分,抱着她说:“等回去了,咱们就见家长。”

可发生在工地上的风花雪月,似乎只能留在那里,带不出来了。

小青刚刚到阿智的城市,人生地不熟,有想去的地方,总是随手就问他。一开始还行,后来她就感到对方的不耐烦。

“你在网上查一下,实在不行就打车。”

“去博物馆当然要带身份证啊。”

“那个地方,我也不认识。”

“你先自己找,不行再问我。”

理所当然,小青没能指望阿智替她找工作,租房子,一切都要自己来。

但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这座城市是阿智的,有他的亲朋好友,每一条街,每一家店,都是他熟悉的。

她盼着阿智赶紧结束工程,又怕他回来后没有时间分给自己。他总说,已经有好几个朋友聚会在等他,总说家里替他安排了工作,总说小青太爱黏着他。

但他没说,一起去见朋友,见家人吧。

在这座城市里,她孤立无援。街上的人来来往往,一眼望过去,就有不少俊男靓女。她心想,原本我就只是个将就吧。

待在枯燥的工地上,周围都是糙汉们,就觉得一个穿着裙子描着眉的姑娘是美若天仙,今生挚爱。

等到离开才发现,她的眉没有其他人的细,她的声音没有其他人的甜,她似乎方方面面都比不上其他人。

所以,当阿智向她提出:“我们分开吧。”

她只能木讷地点点头。

最终,夏小青成了阿智的过去式。

可押一付三的租金让她心疼,临近过年的时间点,也让她不敢轻易辞职。

南方的冬天更冷,潮湿的寒意凉到骨子里。

她强撑着精神努力工作。年纪轻,新入职,要学习要做的事情一点都不少。她感激这样的忙碌,让她没有时间去想阿智。尽管这个名字一直在她的喉咙里打转,像是一张嘴就能喊出来。

忙就忙吧,总比胡思乱想来得强。

可通勤路上的两个小时,便成了最大的障碍。地铁挤的时候,她被挤得不得动弹,还得听着周围情侣的谈笑风生,更加觉得自己可怜兮兮,没有人爱。地铁空的时候,一个人占了一整条椅子,车窗玻璃上的她面无表情,眼眶发红。

像这样,突如其来的休息日更是难熬。

回到家里,逛了一天的夏小青疲惫不堪,躺在床上就睡了。

迷迷糊糊间,似乎感觉有东西在枕边,她朦朦胧胧地看见那只在店里的蓝猫匍匐在身边睡着了,呼吸声短促有节奏,给了她踏实的感觉。

她会心一笑,伸手想要摸它,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摸到。

挣扎着睁开眼,才发现,原来是个梦啊。也是,又没有买下它,怎么会在自己家里呢?

思忖了一整晚,第二天凌晨,她向3个朋友各借了1000元,约定好还钱的日期,又从皮包里拿出500元,凑够了费用。

会不会被人买走了,它那么可爱。

夏小青心想着,就穿戴整齐,出门去猫店。

夜还没有散尽,路上连清洁工都没有身影,她一路小跑到店门口,扒着窗户朝里张望。

店里有些黑,根本看不清。

突然,里面的灯被点亮了,孙宇在玻璃的另一侧看着她。

她倒没有吓倒,反倒是兴奋地摇了摇钱包,暗示自己来买猫。

“它还在吧!”夏小青进门的时候问道,“你们开店可真早。”

后来,夏小青才知道孙宇是以为门外有贼,才开灯查看。

3500元,她用了支付宝,微信和钱包里的钱,终于凑齐给到他。一手交钱,一手交猫,夏小青心满意足地带着猫离开了。

“我该怎么养你呢?”夏小青出了店门,才想起这一茬,可回头,店里的灯又灭了。

猫或许有治愈的作用,可第一个月里,夏小青的肠子都快要毁青了。

她一个人住久了,还没有习惯有另一个生命闯进来。

每一天她回到家,家里就像是灾难现场,摆在桌上的水杯翻了,买来的单身沙发被抓坏,床上还有一摊摊的小猫尿渍。

以前上下班路上,她都小心翼翼生怕看见阿智,如今健步如飞,生怕蓝猫把家给拆了。

直到把它带回家的第20天,一次战争爆发了。

阿智曾经送给她一副手套,上面缀着雪白的毛球,她舍不得戴,一直挂在衣架上。那晚她打开门,家里照旧一片狼藉,衣架也倒在床上,衣服散落一地。

蓝猫的嘴巴叼着一朵白色的毛球跳着正欢,小青一把提起它的脖子,拽下它嘴里的毛球,心疼得不得了。

“为什么?”她自顾自地哭起来。

她就剩下这一个念想,也被这只猫给毁了!

夏小青气得蹲在地上,蓝猫凑上前来,也端坐在她的面前。她无处发泄,打了它好几下,感觉自己的手都疼了。

蓝猫弓起身子,炸起胡须,想要向她扑来。

夏小青一看,吼了一声:“造反了是不是?”她一手就推开了它。

蓝猫还很小,没有反抗的能力,缩在角落里不动弹。

一人一猫,各守阵地,独自疗伤。

房门被敲响,估计又吵到了隔壁的邻居。

夏小青打开门,门口站得却是猫店老板孙宇。她探头看看,他是从之前推荐她买猫的女人房间出来的。

新男友?

“对不起,吵到你了。”夏小青下意识道歉。

“家里没事吧,早上就听到有动静,不过你不在家。”孙宇盯着她手上拿着的手套,又看见她哭花的脸。

“要帮忙吗?”他客气地问。

“能退猫吗?”夏小青没好气地回怼。

孙宇皱了皱眉,径直走进房间,四下环顾,发现了角落里的蓝猫。他抱起它,安抚着它的后背,猫感受到善意,打了个哈欠,蜷缩在他的怀里。

“为什么它总是那么皮?”夏小青无奈地看着家里。

“是太乱了。”孙宇回答。

“我每天都有打扫,可是一回来就翻天了。”夏小青急于表示,自己是个整洁的人。

“其实,你没有准备好养猫吧。”孙宇看了一圈,家里除了一袋猫粮,一盒猫砂,就没有多余能证明家里有猫存在的东西。

“是凑钱买的吗?刚来到这里,觉得无聊就想养猫。以为给它吃喝就好了?”孙宇撇撇嘴,“没经验也不查查看,别人养猫都是哄着它,你倒是把它当贼一样。”

“猫不是能治愈吗?”夏小青反问道。

“脑子还好吧?你不先付出,就想拿回报?”孙宇揉了揉她的头发,转着她的头,让她看看房间。

“你看看你的房间,到处都是陷阱,它一只猫真不容易。”孙宇嘲笑道。

“那怎么办?”

“从头开始,给它取个名字吧。我看你都没有喊过它。”

“阿智。我想叫它阿智。”

蓝猫在怀里轻哼一声,脸转过去,显然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换一个,这么哀怨的声调,是前男友吧。”孙宇一语中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夏小青给它起了不下10个名字,终于对“小贝壳”这个名字竖起了耳朵。

“那好吧,你就叫小贝壳了。”夏小青抱过它,轻声哄着。

孙宇离开后,夏小青只把床整理出来,抱着它一起睡觉。小贝壳睡在她的枕边,沉重的呼吸声竟然让她安心,这是一条生命,不能把它当作物件。

“对不起,受伤了吗?”她仔细检查一下,还好没有受伤。

第二天醒来,她痛定思痛,把那双手套扔进了垃圾桶。

出门扔垃圾的时候,她看见孙宇提着一个猫架出来,递给她。

“用不上了,你拿去吧。”他在猫架上贴了一张便签,写着小贝壳。

“谢谢你们。”她收下猫架。

“你们?”孙宇抓抓头,恍然大悟,“她和老公搬走了,这里转租给我了。这些东西用不上,给你吧。”

夏小青把前一晚摔倒的衣架拆开,收进了衣橱,把猫架摆在角落里。小贝壳似乎一直在屋里等着她进来,猫架刚摆好,就窜了上去,一副唯我独尊,闲庭信步的架势。

夏小青被它逗乐了,笑脸凑上去讨好地说:“今天乖乖的,妈妈回来给你带玩具。”

第一次,她称自己是妈妈,而它是猫儿子。

小贝壳像是听懂了,眨了眨眼睛。

因为刚换工作,又在新的城市,还要还钱,夏小青主动加班,又是一整个月都没有休息。

不过好在,自从她认真照顾小贝壳开始,家里终于有了温度。

小贝壳乖乖地在猫架上玩耍,吃猫粮,和她一起分吃酸奶,甚至陪她一起看电视剧。

她偶尔能遇见孙宇,总是早出晚归,猫店的生意似乎不错。

他也很偏爱小贝壳,总是会给它带些玩具过来,免费送给它。

夏小青难得休息,想请孙宇吃饭,多谢他帮忙照顾小贝壳。

两个人带着一只猫,去一家还算有名的猫咪餐厅吃饭。小贝壳很少看见这些猫,也欢快地加入了猫架争夺大战中。

夏小青等咖啡的时候,托腮看着小贝壳占领猫架高地,一脸自豪。小贝壳是她全部的寄托,她终于体会到猫的治愈力。

孙宇谈吐大方,两人从猫开始聊,聊到在这座城市的生活。原来那个女人是他的姐姐,之前和他一起开店,在这里遇到了爱情,然后结婚。

结婚以后,他们就搬到夏小青隔壁。最近她怀孕,老公担心房子小,养猫不合适,才吵架了。

如今,两人冰释前嫌,回到老家,安心待产。

而孙宇就顺势从猫店搬了出来。

夏小青听得入神,那间合租屋里,不仅有失恋养猫疗伤的她,还有怀孕还想养猫换大房子的女人,以及一个只给猫看病的兽医。

可她的笑容僵在那里了,她看见阿智也出现在餐厅里,他的手臂上挽着一个女人。

女人的长发烫得很美,纤细的手指,指着夏小青的小贝壳,夸耀着:“那只蓝猫真厉害。”

阿智配合着她笑,也把头看向小贝壳。

孙宇发现自己讲了好几句,夏小青都没有反应,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发现了阿智。

“小贝壳。”他喊了一声。小贝壳很听他的话,一跃而下,信步朝他走来。

“来,到爸爸这里来,妈妈想你了。”他说得自然,夏小青都没来的及反应。

然后,夏小青注意到阿智看到了她,又意味深长地打量孙宇。

她看不下去,拉着孙宇结账出门。

“他就是阿智?”孙宇没注意到语气有些酸。

“刚刚谢谢你,不过,这玩笑不能开,小贝壳会当真的。”夏小青神情暗淡,低着头。

她这个架势,就是要结束饭局,准备告辞。

“下回,我请你。”孙宇看着她。

“请我?”

“嗯,看电影,吃饭,溜猫都可以。”孙宇的眼神很真切。

夏小青愣了愣,点点头同意了。

回家以后,夏小青躺在床上,点开阿智的朋友圈,一条横线,他已经把她删除了。

都有新女朋友,也难怪把她删了。

或许,她也要开始新的生活?

她接受孙宇的邀约,两人一连好几个周末都在约会,看了两场电影,逛了几次公园。还在一个天气不佳的早上去野餐,吃到一半,雨就下起来了,两人捧着猫,抱着野餐盒,回到家的时候,都淋成了落汤鸡。

原本,孙宇就要这样一点点融化她的悲伤时,她却得知了关于小贝壳的秘密。

因为最近带小贝壳出门的次数增多,它长了耳螨。

早上起来,夏小青看见它一直在挠头,但也没有在意,直到上班时,发现自己的身上也在发痒。

回到家,小贝壳已经把耳朵旁边的皮肉都挠破了。

小青着急地抱着它去敲孙宇的房门,可是没有人答应。

她抱着小贝壳,跑到孙宇的猫店里,也只有店员女孩一个人。

夏小青没有见过这种情况,还以为耳螨是多么严重的病,急得团团转。店员女孩给她配了药,让她多多观察,定时用药就会好。

小青对她谢了又谢,感觉她真的救了自己的儿子。

“没事,它可一直是店里的宝贝。”女孩摸着小贝壳的脖子。

“宝贝?”

“对啊,它的爸爸是店长和之前的女朋友养的。后来,配种以后,对方送给店里这只小猫。”女孩不知道孙宇正和小青约会,口不遮拦。

“前女友?”

“说来可怜,店长的女朋友后来和那个客人在一起了。店长发现后,本来要把它也给女友带走。但是没有舍得。”

所以,小贝壳是他失恋的安慰奖?

怪不得,他对小贝壳那么好,是因为还喜欢前女友吧。那自己呢?也是替代品吗?

那一开始,干吗要把猫卖给她?自己养着它不好吗?

夏小青气呼呼地回了家。

孙宇好几天没有联系到她,晚上看到她回来就来敲她的门。

“这几天都没见到你?”

“我在找房子,要搬家。”夏小青一想到小贝壳和他的故事,心里就来气。

“搬家?”孙宇没想到有这出。

“一开始来的时候,钱不够,不敢换房子。后来又买了猫,要还钱。现在钱也还清了。差不错该走了。”小贝壳挠着门,想要见孙宇。

一直以来,夏小青都要讨好小贝壳,才能得到它的青睐,偶尔很累不去逗它。它都不愿意睡在自己身边,宁愿窝在沙发上。

可一听到孙宇的声音,它就会仰着脖子张望,去找他。

“你等一下。”夏小青低头轻斥,可它依旧不依不饶。

“好吧好吧,你跟着他去吧。”夏小青抱起它,塞进了孙宇的怀里。

小贝壳一钻进孙宇的怀里,就蹭着他的胸膛,小鸟依人的模样。

夏小青看着竟然眼睛模糊,差点要哭出来了。

“你对我好,都是为了猫吧。”夏小青哭丧着脸,“怕我欺负它?”

“你在说什么?”

“它是你女朋友留下来的吧。所以,你怕我欺负它。我还以为……”

孙宇一头黑线,抱着小贝壳说:“我是这么黑心的店家,赚了钱,再要回猫?”

夏小青咬着嘴唇。

“别搬了,到时我找不到你。”孙宇一手抱着小贝壳,另一个手臂伸过来,圈住了她。

夏小青埋在他的怀里,哭出了声。她听见孙宇的声音,在说:“你总得多给我一点时间表现。”

夏小青刚刚搬进合租屋的时候,孙宇的姐姐就注意到了她。

轻声细语的小姑娘,独自在外打拼,早出晚归,工作辛苦。从来不带乱七八糟的朋友回家,偶尔听见打电话,也是给家里报平安。

姐姐几次想要接触夏小青,看看能不能介绍给刚刚失恋的孙宇。

可她又在晚上听见夏小青哭泣的声音,看她平常的表现,要不是想家,要不就是失恋了。

年轻姑娘看偶像剧,看到涕泪横流,多半是失恋了。

姐姐在孙宇店里帮忙的时候,经常说起:“我们那住了个姑娘,长得挺标志,也很温柔,刚好也失恋了。”

姐夫时常泼冷水:“好什么好,都好几个月,老是哭!怕是有问题吧。”

孙宇这话听就听了,没有往心里去,觉得姐姐也就是开玩笑,不能当真。

不料,一天两人吵架后,姐夫居然受气回了老家。姐姐又来找他评理,说到未了,提了一句:“我把你名片给她了,有缘你们就能见到了。”

“那我怎么知道是她?”孙宇笑了出来,“又没照片,就算来了,我也不知道啊。”

“所以看缘分啊。”

姐姐隔天就追着姐夫,也回了老家。而他遇到了来店里买猫的夏小青。

夏小青不懂行情,面对店里的猫,甚至有些害怕的样子,让他不禁想,该不会就是这个人吧。

原本他是不想卖掉它的,但他看见小青天未亮就来买它,拼拼凑凑拿出了钱。他知道她比自己更需要小贝壳。

直到他敲响小青的房门,问她是否需要帮助时,他都不知道就是她。

她开了门,站在门口道歉吵到了他,还一脸沮丧,问他能不能退猫?

缘分送到面前,不努力一次,简直对不起这只牵线的英短蓝猫。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